PROFILE

-

Author:-

┗born→0707 CHINA.GZ
┗me→ 腐。 鬱病習慣。
┗聲控
┗多媒體
┗手作

:本命:
赤西仁 鈴木達央
(偽文青AHO組合達成)

:萌:
羽多野渉 KAJI 前田智昭 中井和哉
Bigbang-TOP&大成

愛無敵=v=

LINK

花癡窺視癥

━━━ { トゥライさん } >◇< ━━ ━━━ { 秋赤音さん } ♪ ━━ ━━━ { DearesT } (。・ω・。)♪ ━━ ━━━ { ゲロ~ゲロ } >◇< ━━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原來我也是很KY……而且KY之人永遠不會明白自己多么KY……婄5



+

還是虹虹好……T-T
每次上完虹虹的課即鬱悶(內容我實在很想撞牆)又歡愉(老師太可愛了T-T)
然後上完外新史回來都有看美劇的衝動……結果今天沒忍住看了……
(都說期限前我都是這樣的我還受不夠自己=v=)
看了LIE TO ME, 依然開篇就挖苦FBI依然節奏緊促……這些不是重點
重點是Tom Roth難道你還能再帥一點嗎偁偼傫

嗯,最近做FQ老師的作業做到煩就去做了點民俗的作業……
老實說最好選一個範圍嘛所以就只能說廣州的吃的……
但我知個毛啊……抱頭,還好這個作業是7個星期后交的……


+
我好蠢奊暥帤柤傪擖椡偟偔偩偝偄_奊暥帤柤傪擖椡偟偔偩偝偄
我很認真地說這句話,別人也很認真地回答我“才知道啊……”
僰儃僀條我是積極樂觀的好孩子(才怪)奊暥帤柤傪擖椡偟偔偩偝偄
一堆書讀不懂得情況下……被別人這麼說……信心……沒了……哈哈|||才怪。。。

+


看了《老广州:屐声帆影》這本書,很喜歡序這段就順便敲上來了……
66% of 《非要广州人怀旧》(無校對)

其实广州人没什么大变化,从前吃的现在还在吃。我们的怀旧情结仍然在吃上面,酱油糖煮猪肠、五花肉蒸咸鱼、面豉炒豆角和香茄煮红杉鱼,统统是怀旧菜式,不知是谁在哪一天忽然想起来那些过去的滋味,茶楼食肆的菜牌上又开始有这些从前吃惯的家常菜,大家点上桌大吃一顿,也就是捧了场兼怀了旧。
吃到久违而且怀念的滋味,而不需要任何其他的道具,你能说这不是实实在在的幸福?
广州人极少在今天的世界里做过去的梦,我们天天生活在旧里。新旧的交替是暧昧的,爱恨的纠缠也是含糊的。粤曲里似乎有一句“是谁把流年暗中偷换?”换来换去,广州人还是不泡咖啡馆。咖啡馆太新,没人会坐在咖啡馆里想过去的好日子和好吃的。谁打算结结实实请一顿客,如果提议去咖啡馆或是西餐馆,多半会被人嘘的。
广州人怀起旧来,是一边坐在陶陶居里一边说曾经一度这里以白云山的九龙泉水泡茶招徕客人,一边吃着碗里的云吞面一边说过去一两面团切成32块云吞皮,一斤面粉五个鸡蛋黄的云吞面如何爽韧细滑“弹牙”,一边挟着碟子里的白切鸡一边说从前的落地鸡更有鸡味:是一边住着新迁的房子一边说那时的大屋的青砖,一边用着夹板做的家具一边感叹那时候的好木材和好手工。带着淡然甚至于漠然的表情,说着很实在的曾经切身的过去。
……没有人会提到气氛。那是一件虚无缥缈的什么东西?背景音乐?肯定不是铜管里吹出来的“吵吵闹闹”的“什么都混杂在一起”的声音,老广州的背景音乐史有一句没一句的咸水歌,龙舟调、南音、粤曲、或者童谣和叫卖声。那样悠闲滋润的日子,偶尔夹一句越矩花旦尖锐的念白,又或者《万恶淫为首》中气概颇为警世兼语重心长的一声叹息。
最近最近的背景音乐也是《旱天雷》和《雨打芭蕉》,再不然是《饿马摇铃》。如果一定要“怀旧”,一经发掘广州的“旧”,完全像一则没有恶意的恶作剧,开玩笑似的就跑得远远的了。在上海的洋泾浜英语快成了老去的笑话时,广州人的广州话里还是有上千年前的中州古音,还是有上百年前的广东英语。广州人仍然不说“扳手”,而说“士扳拿”。至今香港出的最新通胜里,最后几页还附着一串广东的单词表,上面详细注明中英文对照,之后还有一列中文,那就是可以用广州话说的广东英语。
我们的旧在饮食起居言行举止里一直一直浑然不觉地延续下来,即便不一脉相承也起码是藕断丝连,中间没有斩钉截铁的断层——让我们如何手搭凉棚挥手眺望兼无限向往深切怀念?
对于广州人来说,问题不在于是否怀旧,而在于我们其实一直是旧。初一到十五广州寺庙里的鼎盛香火,各路神祗和祖先的排位供奉,酒席上的新娘也一定要穿的红色褂裙,清明时分公安局大动干戈交通交通管制如临大敌般的数十万“拜山”(扫墓)人群,统统是旧。
如果非要我们说就,我们就会说起唐装马褂和香云纱,西关的大屋和顺的妈姐,在艇上卖的艇仔粥,在巷子里踢嗒作响的木屐。咖啡馆对我们来说一直是新事物,爵士乐也一直是,而广州人的生活中,旧俗里没有的通通都是新事物。
不不不,你永远不能让广州人坐在咖啡馆里怀旧。唉,还是放我们回茶楼吧,让我们对着一盅两件,才有可能细说从头。
我们的旧,是我们天天喝的例汤和茶。当一个广州人舍咖啡而要喝凉茶的时候,你根本毋须要知道他是否怀旧,他,本身就是旧。


黄爱东西
1999年6月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BLOG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