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

Author:-

┗born→0707 CHINA.GZ
┗me→ 腐。 鬱病習慣。
┗聲控
┗多媒體
┗手作

:本命:
赤西仁 鈴木達央
(偽文青AHO組合達成)

:萌:
羽多野渉 KAJI 前田智昭 中井和哉
Bigbang-TOP&大成

愛無敵=v=

LINK

花癡窺視癥

━━━ { トゥライさん } >◇< ━━ ━━━ { 秋赤音さん } ♪ ━━ ━━━ { DearesT } (。・ω・。)♪ ━━ ━━━ { ゲロ~ゲロ } >◇< ━━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这个学期才开两天课我就头晕了
因为开课的老师们都忒有风格……忒BH

上午上完一FQ倾向老师的课,下午上的思想道课老师又PILIPALA地搬出她那套“幸福”的观念= =(问题在于,孔先生很多学习方法是很好,但我很雷孔先生大部分的为人道理,这老师偏爱那套……听得快掀桌了/-\)。最后一课那老师倒很心平气和地说“我觉得你们班都有点FQ倾向,你们应该都喜欢FQ的老师吧。很直接告诉你们,我不是那种老师……”然后讨论历史的作用= =
这个老师很雷我的是,我们班一男生对某一新闻报道角度发表见解。那老师直接说:“嗯嗯,你是看了哪个时评家的文章了吧。”不过那男生是很好脾气的,就没什么态度地说回去“不是,我自己想的。”该老师就“哦,这样啊,不错……”就转开话题了。(我最讨厌狗眼看人低了!!!学识这种东西,真的是要靠时间累积才会有的,而且不同年龄的人总会因为经历不同所以有不同的世界观嘛。虽然我是确实承认,年轻人在很多问题上会因为阅历浅薄而想得不周全,但作为一个前辈,以一种“这小孩真好笑”的想法去看待的话,真的是……郁闷……不懂说。有时跟某些大人说话,我是想咨询一下而已,他们却给我一种鄙视的态度,让我认为,他们是觉得我在他们面前有点小见识就班门弄斧十分可笑。这样有时真是真是不知道找谁/-\)问题就是,该老师上课又老是引用别人说的话/-\还有,她一开口就问“你们是90后的吧”。我地成班都叫起来“我们是80的!”老师惊呼“不是吧!”郁闷/-\这啥……(嗯……不用总结啦/-\都看得出那老师是什么人啦……


第二天虹虹回来上课了TAT///虹虹好赞~虹虹的课最正常……
“先说明我不会点名的,我会用我个人魅力吸引你们听我的课”><
只是,能不能不上体育课……会死的……会死的……
我现在体育课……只想撞墙……|||



PS。山东大哥带回来的手信忒赞~\(≧▽≦)/~
室友描述那薄饼的样子为“元宝纸”,无味道,硬似纸,但我觉得好好食/-\
还有很软很甜的饴糖//多谢大哥~~


PPS.<CHAOS;HEAD>
最近想睇呢个……好耐无睇过动画了/-\



那时候写了饿些东西上校内@_@结果有人回复,然后我觉得这个人倒真讲到我没有想过但确实那么想的一块事去了。

你这样是不对的
  “你这样是不对的。”当涉及到对与错时,不同的人会摆出不同的论据,问题似乎也会逐步被提高。苏格拉底和他的学生也曾经讨论过正确与错误的问题。苏格拉底解决问题的方式通常都是答辩,总让人看完以后有种“对啊,就是这样”的恍然觉悟。对于一件事,能够据理力争到底的,便是真理。这是我第一个得出的想法。
  “你的行动应做到这样,使支配你的意志的准则同时总能够如同一个普遍法则原理那样有效。”我是这样理解他的话,“别人以你当前行动的意志去行动时,你可以同意对方的行为。”每个人不都是这么活着的吗?这样不过是一个让自己可以舒舒服服地活着的方式。这一定是对的吗?我想到了那个广为人知的故事——关键字是毒泉水、染病的国民、清醒的国王。支配清醒的国王行动的意志,绝对是异于已经喝下毒泉水而疯癫的国民的意志的,难道清醒的国王真的错了?故事的最后,国王受不了人民的指责,继而也喝下了毒泉水。从此,国王不再是“异类”,成为了万民景仰的好国王。于是,我们要给这个故事盖上“HAPPY ENDING”的印记?
  于是,我认为,一个可以据理力争到底的道理也不一定是正确的,正确的是“大家都认为是正确的”。
  如果世界疯了,那么就跟世界一起疯吧,并且期待着在你死去之前,世界能一直疯下去。那么你在当下就是正确的,后世如何,那需要计较吗?能计较吗?计较的话不是很搞笑吗?我可怜梵高,可怜叔本华,可怜秋瑾,可怜一切怀抱他们的“真理”离开世界的“异类”。即便他们的作品他们的精神在后世得到了高度的赞赏,可后人承认的只是他们的遗产。有权利承认他们作为一个“正确的人”存在的,只有那个世界。现在再多的赞同,作为尘土,都是听不到的。
  
回复(有删减)系:
 我不会评论你的文章系好定系坏,体完你呢篇文章之后,令我林起刘华系《志云饭局》里面的一段话:
陈志云问距:“你对朋友的定义系?你系娱乐圈里面有好知心既朋友吗?”
刘华林左好耐,讲:“真正意义的,没。”
跟住距话:“当我面对困惑既时候,我问朋友我甘做得唔得啊?”
基本上距的“朋友”都同距讲:“你甘做唔系几好喔,呢样,果样!@#¥%¥%……&*。”
之后距话:“系距既世界里面,真正既朋友一定唔系帮你定是非,分白嘎。即使你做左的好令人难以接受既事都好,我宁愿帮距赔罪,之后再关埋门打距,真正既朋友无论你几衰,距都系永远企系你果边,唔会变。”
依家社会话,如果距系衰既,请你远离距。但我却问:如果你认为距衰既,点解要同距做F呢?
其实好多人都唔认同刘华的朋友之道,但事实上距既朋友之道系距既世界成功了,而距系娱乐圈亦都成功了。
我林虽然梵高,秋瑾被称作异类,但无疑我哋仲系记住了距地既名字,我哋仲系了解左距地既过去,结合当时距地既社会背景,可能系距地看来,距地做了自己认为最正确既事。


我的想法就是
因为我相信有把握道标准嘅能力,在这个前提下,我当然系希望我嘅朋友,会能是能够支持我嘅人。


嗯……不想再解释太多了@_@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BLOG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