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

Author:-

┗born→0707 CHINA.GZ
┗me→ 腐。 鬱病習慣。
┗聲控
┗多媒體
┗手作

:本命:
赤西仁 鈴木達央
(偽文青AHO組合達成)

:萌:
羽多野渉 KAJI 前田智昭 中井和哉
Bigbang-TOP&大成

愛無敵=v=

LINK

花癡窺視癥

━━━ { トゥライさん } >◇< ━━ ━━━ { 秋赤音さん } ♪ ━━ ━━━ { DearesT } (。・ω・。)♪ ━━ ━━━ { ゲロ~ゲロ } >◇< ━━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唯有天地容我


- 悲莫悲兮相別離 樂莫樂兮初相識 -


水悠悠,風蕭蕭,衣襟微開,低垂眼眸,若有所思。
一時無聲,渲開萬般孤寂,縱身淒淒東流水,弦斷魂絕,他便似一縷青墨在水中溶化。

最近在看楚辭,然後算是正式接觸了梁啟超和郭沫若
(看完還是有種,不愧是那個年代的人的感覺,畢竟背景很相似)
其實是今天梁啟超的這段話給我太大共鳴。
他是一位有潔癖的人,為情而死。他是極誠專慮的愛戀一個人,定要和他結婚;但他卻懸著一種理想的條件,必要在這條件之下,才肯委身相事。然而他的戀人老不理會他!不理會他,他便放手,不完結嗎?不不!他決然不肯!他對於他的戀人,又愛又憎,越憎越愛;兩種矛盾性日日交戰;結果拿自己生命去殉那種“單相思”的愛情!他的戀人是誰?
是那時候的社會。

賈誼有嘆過"歷九州而相其君兮,何必懷此都。"
只是賈誼太不解屈原的心了。忠君抑或忠天下,都不是屈原。他只是忠於自己的信念。"安能以身之察察,受物之汶汶者乎?赴湘流,葬于江魚腹中。又安能以皓皓之白,而蒙世俗之塵埃乎?" 屈原骨子裏沒有半分的調和,要整個,不然寧可什麽也沒有。

有人用水比喻屈原,實在很值得回味。找遍天地確實沒有什麽固體的東西可以來比喻屈原。他是那麽清又孤傲。是一渠清泉,執寧著消散也決不委婉曲折,更不願與污穢同流合污。

人多說屈原孤傲,滿懷文才與豪情,不能與苟同貴族的奢靡腐朽,只得獨坐高山和流水。然而屈原著實是個至情至性的愛囯愛民之臣。
"誠既勇兮又以武,終剛強兮不可淩;身既死兮神以靈,子魂魄兮為鬼雄。"祭那沙場浴血的楚兵,感極而悲,更多無奈與不滿吧。屈原自是不願見士兵去送死,看得透又無力改變。


我再説就累贅了。因爲梁啟超品真的品得太好了已經TAT
但屈原,生於一個神(天地)人交接的年代,他的所思所想,筆下的輕紗朧霧抑或壯志情愁都讓我覺得他不像個紅塵之人。
也許投江,只是讓他重生,讓他重新回到天地的懷抱。



老實說,我是覺得看了那麽多詩詞,最透徹最玲瓏的只有-詩經-和-楚辭-,真的,純粹的美。
後來,文字越來越厚重,便再也難以懾動人心了。









楚辭是本好書。精妙得很。有空不妨一看。




後話,同學推薦我看安意如的書。我買了本-人生若只如初見-。老實說,看看消磨就可以,說到感情體會就沒有了。納蘭詞那本是看到我怒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BLOG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