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

Author:-

┗born→0707 CHINA.GZ
┗me→ 腐。 鬱病習慣。
┗聲控
┗多媒體
┗手作

:本命:
赤西仁 鈴木達央
(偽文青AHO組合達成)

:萌:
羽多野渉 KAJI 前田智昭 中井和哉
Bigbang-TOP&大成

愛無敵=v=

LINK

花癡窺視癥

━━━ { トゥライさん } >◇< ━━ ━━━ { 秋赤音さん } ♪ ━━ ━━━ { DearesT } (。・ω・。)♪ ━━ ━━━ { ゲロ~ゲロ } >◇< ━━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BGM UP
Overground - Hass mich(恨我)



-

最近我和百度很和平共處= =
以下 FROM BAIDU


美国.——アメリカ——アルフレッド/Alfred( 阿尔弗雷)——米国,蓝蓝路,H ERO
重點是,粗體部分,原來是要分開念的奊暥帤柤傪擖椡偟偔偩偝偄



捂臉,我在APH里越陷越深了T-T!
近控 親分&子分(哥哥哈掂!
大愛 普憫壴//

-

在文認識了喜歡APH的同學。呀啊//


點燃了一點點希望,或許會可以的……
一起加油T-T!!!

明天就考完最後一門廢柴專業課了
我是……真的十分討厭……歷史……十分……

其實都是好人啊,但我還是怕遠離這些接受我的人
害怕其他的人會不喜歡我啊T-T


所以所以我越來越明白爲什麽我玩CO都只能小小小小地玩……
一來自己沒有那個本錢(素質上并非物質上)
一來真的好恐怖啊……
但其實滿于現在的相處了T-T













MARK
FROM 看朱成碧




庄简脸上露出笑容。他被打得狼狈不堪,头脸都破了,外表难看至极。此刻脸上绽现笑容,彷佛放下了满心的重负,他满脸发自内心的笑容,双手紧紧抓住罗敖生的手,脱口说道:“我听说你病了,担心的不得了。又怕你生气不敢去看你。你怎么,怎么?”
他眼眶一红:“你怎么瘦得这么多了?!”
罗敖生漆的眼珠子审视着他,针扎的一般刺着他的心。阳光下黄土灰尘飞荡在半空中,庄简的眼泪滴在了黄土中,彷佛把一汪不知名的静水,荡起了满池的层层涟漪。
这人的泼皮和眼泪可不值钱,但是他的无心之话可是千金难买。
罗敖生甩开了周维庄的手,转身走了。

-

庄简坐在轿里面挨着罗敖生坐下。大理寺卿眼看前方正襟危坐,不理睬他。庄简也是厚颜惯了,佯装看不懂他的脸色。
他侧着脸面对着罗敖生说:“罗大人……”
罗敖生正自提防着,突觉的一股子热气喷到他的脸上了。他全身激灵,立刻伸手一推,庄简措不提防,没想到他反应如此生硬,被他一头就推倒轿子楞上,碰的一声磕得他眼冒金星天花乱坠。他头上结结实实的撞了一下。
庄简吃痛,头上冠帽歪了头发也散了,庄简顿时捂着头嘴巴一咧,眼眶里储着眼泪又要哭了起来。
外面的侍从听到碰得怪音,紧接着又听到周太傅又哭了起来,相互看了一眼脸上发,心中都不由得想到,难道是罗卿动手打人了不成?
罗敖生怒也不是、嗔也不是、这口气憋得他手脚发凉。老天无眼,怎么叫他撞见了周维庄这个妖孽。不疯不傻却又装疯卖傻,八面玲珑却又朴野愚蠢。让人踢也不走、踩也不着、杀又不得、打又不死,天天在他眼前神灵活现软糙硬抗,简直是要瘴气死人了。
他只憋得这口闷气化成一把锥刀,又活生生的在肚里软了、化了、棉了、柔了成了一团纱一般的柔软,方才开口说话:“周大人,你又有何吩咐?”
庄简哭道:“萧中书令请我观菊喝酒,我被弄成了这般样子,确实没脸见人了。”他眼睛瞟了一眼罗敖生身上的紫色袍服。
罗敖生心窝子都搅了起来。他定了心神微微欠身解开身上的袍子,连同明紫色锦带一同递给庄简。庄简眼睁睁得看着他脱下外衣,脸也不扭更无回避,眼睛都不带霎一下的,只看得他把袍紫带都甩给他,方才悻悻然的收回目光。
罗敖生外袍下面竟然还穿着一领袍服,他竟然穿得这么严实。庄简垂头幽幽的叹了口气。
罗敖生气得发抖,道:“周大人,你暂且穿上吧。”
庄简垂头哭道:“下官竟让罗大人脱下衣服给我。我好生惭愧。我绝对不能穿罗卿的衣服。”
这才叫有风驶尽船,登着鼻子上脸。
罗敖生今日也是放下身架一溜到底了。他伸手拿过自己的锦绣罗衫,亲自给庄简穿上,袍子掖好腰带系上。又帮他把头发拢好系住,脸上竟然露出了笑容。他笑时原本凝重端正的五官都微微易位,眉飞目睨薄唇抿成了一线。竟然是异常的妖媚,媚态四溢。
庄简看着他的脸,痴楞楞得看了半晌,低下头又哭了。
不知是眼泪,还是口水什么的,沾湿了一大块衣襟。
罗敖生笑了说:“周大人,你又哭什么?”

庄简伸手抹抹面孔,抬起脸来正要说话。突然他脸色骤变,伸手指着罗敖生身上的袍子,吃惊道:“这,这是什么啊?”
罗敖生低头一看,脸蓦得就红了。
他身上里面贴身穿着的袍子,赫然就是周维庄前次送来的那件红羚孔雀羽的织锦袍子。这件红翎孔雀羽乃是太子赐给周维庄,而周维庄又为了取悦罗敖生,巴巴得捧了来巴结献媚给大理寺卿的。
罗敖生无功不收禄,鲜少领他人人情。
但是这件红翎孔雀羽的袍子着实气派大方,瑞丽端正。它乃是山凤头上鲜红翎毛和孔雀尾翼之红睛绿羽再加了橙色锦线,费了数人三年之人工编就而成的。浓艳而不失大方,正正符了罗敖生的脾性。他虽将之束之高阁不予穿戴,但是每次更衣时都会多看两眼,伸手拈拈。
这次他久病初愈后头日上朝,虽然穿了时令的官袍,但是久病怕寒,全身的身子骨都冷。于是里面多衬了一件厚袍。也是神差鬼使得伸手便取了这亦。他心中嗜好此衣便将这深红艳丽之服穿在里面,外罩着紫色官袍,以为无妨。
谁知阴差阳错,除了外衫便暴露在外了。
竟然好死不死的,又被原物主人看见了。

庄简捏起袍子吃惊的抬头看看罗敖生。罗敖生心道不好,转身退让已是不及。
庄简已经一伸手便抱住了罗敖生,脸色通红,说着:“你,你真好!竟然把我的衣服贴身穿着……”
罗敖生涨红了脸,身子被他结结实实的抱住腿都软了,又看他满嘴胡说八道伸手过来搂抱,抬手便打了他一记耳光。“放手。”他两人挨得近,这打也使不上力气。好似撩摸了一下一样不痛不痒。
外面侍卫听到意外声响,忙问道:“罗大人,有何吩咐?”
庄简被他又“摸”一下魂魄都飞了,心里都酥了。他心中热切一心要跟他好。虽然心中害怕却是战战兢兢大着胆子在他脸上亲了一下。小声的说:“你喜欢我,我很高兴啊。”
罗敖生几欲晕阙,一口血就要吐在庄简脸上了。他解释不清辨白不得,说不清楚也说不明白。当初为甚么不把那件烂衣丢出府衙?
他真恨不得拿了侍卫的刀一刀捅死他。
哪个喜欢他了?他又喜欢哪个了?
这浪荡公子除了好,喜欢,就不会说点人话么?

庄简搂着他得腰,觉得半边身子都如雪狮子向火,全身都软摊了。他心花怒放,绽放的比菊花的千瓣万瓣都要花伸千枝,枝枝怒放了。
罗敖生伸手挡住他的脸,沉声道:“你再胡说八道,我就叫人直接回大理寺问你的罪。”
他淫威所致,庄简不敢妄言说话了。但他风月心性忍都忍不住,瞧见了他白皙的手指,张口又亲了一下他的手背。
罗敖生全身颤抖,抬声道:“停下。”
官轿立刻停了。
罗敖生道:“周大人,你可以直接走着去了。”
庄简刚抓住一丝眉目刚刚小试风情怎么肯走。几个侍卫听得大理寺卿吩咐,更不与他客气同时就伸手出来,把庄简硬生生的扯下来了。
庄简抬头一看,才看见路旁房舍精致修竹乔松,碧槛朱门重楼复榭。
原来是萧中书令府却是到了。

庄简心中暗骂,这路怎么这么短!这死萧立干么不住在城外!
再有一里路,他就能夙愿达成。
只差抬脚一步!
真真该死啊!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BLOG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