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

Author:-

┗born→0707 CHINA.GZ
┗me→ 腐。 鬱病習慣。
┗聲控
┗多媒體
┗手作

:本命:
赤西仁 鈴木達央
(偽文青AHO組合達成)

:萌:
羽多野渉 KAJI 前田智昭 中井和哉
Bigbang-TOP&大成

愛無敵=v=

LINK

花癡窺視癥

━━━ { トゥライさん } >◇< ━━ ━━━ { 秋赤音さん } ♪ ━━ ━━━ { DearesT } (。・ω・。)♪ ━━ ━━━ { ゲロ~ゲロ } >◇< ━━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那毕竟是灾难,那些感动对无辜死难者都是残忍的,我宁愿沉默。
這句話是512里某個被輿論抨擊的人的妻子,在一次訪問中的回答。
那人比較受爭議,沒有必要在這裡提名字。

想起這句話是因為Y君的工作和我寒假的外出計劃。
之前J同學在采風時拍的一些照片
和影協里某杰出青年的作品
讓我反思了一下
也許不是反思,更是把一直存在于心底的想法整理了一下下

文藝
在我概念里就是包括了文字以及攝影、繪畫、聲樂、舞蹈等一切藝術行為及其產生的作品
文藝的意義何在 絕對不是我現在想說的話題
我只是想說 我想記錄的是什麽和爲什麽

如我現在
正在用文字進行著表達
其他時候呢?
精巧地運用文字 是一種比攝影更高超的技術
我從來都認為 儀器的記錄 在于"表達"這範圍內會有一定的局限性

啊啊跑題了
就是,除了記錄,文藝對我還有什麽用
直入主題就是
攝影對於我
很明確地主要目的是
請把你的快樂借給我

既然我們知道世界十分疼痛 那我們還爲什麽要確實地去挖掘具體的痛苦?
如果是爲了號召 那多少人是只能痛苦、同情、或感動 而無法實際地幫助那些需要幫助的人
在這裡我不否認必須挖掘世界的痛處的必要
其實那更是一種積極的態度
憤世 向來都是那些指望解救社會、改良社會的人才能做到的
他們對於社會還有希望
而我這么說 我只想多看好的東西 我只想要快樂的東西
大概也就是因為 社會已經不需要改變了 起碼我不愿意去做那個改變社會本質的人
并不是人人都有能力去改變本質 能做到的只是改變自己
那么我不愿意去看悲傷與難過是沒有錯的
難道人多看快樂的東西就只是自欺欺人?
不是有人說 人們太把身邊的幸福當成理所當然而不懂珍惜 ?
幸福確實是理所當然 但她不需要你去珍惜
她是空氣般的存在 你必須感受她使用她 並且 離不開她
(呼吸是一個很生理的活動 那么你會否有時突然地意識到自己在呼吸 然後有意識地呼吸?
這樣的話 就和感受幸福是一樣的 幸福快樂一直都在 而痛苦也是真實的
唯有在你發覺的時候 才知道自己在真真切切地需要著)

傳播快樂與幸福不是更重要嗎?
其實我很難理解有些人 會特苦惱世界很暗啊怎么辦啊
世界很暗啊 干你P事
除非你要做個總理什麽的 你管來P事
世界很暗 難道你就要一起暗 ?


所以我想表達的是
讓自己過的好一點
工作努力點
對身邊的人好一點
總對身邊的人抱以'對方懷有惡意'這種猜忌
也會讓自己的行為帶有惡意
過得快樂點

如果沉溺痛苦會舒服
你就沉溺嘛
畢竟 沒有痛苦 是不存在幸福的

不要以為自己同情別人是種很偉大的行為
你的同情
不過是加於對方的痛苦之上


跑題太嚴重了
我很喜歡J同學這次參賽的作品
他記錄下一個生活困窘而且身體殘疾的人
最燦爛的笑容 發自心底地認為自己還是生活得不錯的笑
而那時候 J同學他自己也是笑著的

這樣的攝影
認為 十分有意義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BLOG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